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更新时间:2019年04月15日 16:55    来源:刘土呆    手机版我要报错

海棠的父母开明,从来不催促女儿的婚事。

他们说姻缘自有天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就可以。

只不过,如今海棠与母亲之间稍有不对付,母亲只用稍稍勾起嘴角,轻轻说一句话,就可以结束战斗:

“怪不得人说老姑娘脾气不好呢。”

海棠没想到母亲会说这句话,心里被扎了一下,竟说不出话来。

她今年刚过26岁,按说是个年轻姑娘。

为什么还是会被扎到,大概是因为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样一个人,也怀疑自己一辈子都注定不会遇到那个人。

有些事情扎的次数多了,人会变迟钝。而有些事情扎得多了,却扎得更深。

在海棠看来,如今家里的大事小情,只要有矛盾,再也不论理,总之是“老姑娘”的心理疾病引发的。

她无从辩解,母亲26岁时已经当了两年妈了,正预备着把她往托儿所一送。没几年她评上了讲师、读了博士、做了访问学者、评了副教授,这充满曲折的学术、家庭道路走到了更年期之后,竟从各个角度都无可指摘。

论家庭,海棠学业有成,她教女有方。

论事业,她的收入早就超过海棠爸成为家中赚钱的主力。

只是这么个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不让须眉的现代成功女性,为人却还是刻薄,见识却还是短浅。

所以海棠从不喜读书,也不爱交际,凡事她宁愿自己独个儿在一边静静琢磨出个主意。

譬如最近这个“老姑娘”的问题,她想着从明天起,从家里搬出去住,然后随便睡上十个八个男人。

再和母亲争吵时,就可以对母亲说,“我海棠嘛,老是老的,‘姑娘’却不是的,我睡过的男人,恐怕比你去过的国家都多。”

海棠完全能够想象母亲听到这句话后,那一张三贞九烈的严肃脸上会露出多么嫌恶的表情,但那也没办法,谁要有些人要在新社会逼良为娼呢?

破解之道好找,执行起来却遇到了难度。

海棠一家三口住在一套五环外的三室两厅里。海棠的卧室不大不小十三四平,挨着客厅的洗手间,自成一体,是她平时的避难所。

海棠如果大摇大摆搬出去,自然是非常扬眉吐气的。

不过怎么搬呢?就算买一个最便宜的房子,以她现在的收入,也要半个世纪。

如果租个单位附近的房子自己住,基本上自己的收入就全交房租了。

如果去跟同事合租呢?

海棠有一天打听了一下合租的事情,同事纷纷露出不易觉察的笑,可见她又拖了“土著”的后腿了。同事们平时聊天言必称“北京土著”如何,可海棠完全无法满足大家对“北京土著”的意淫,不仅没有租子可收,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住,如今甚至还要交房租了。

海棠毕业的时候曾经考虑过跟留京的同学们一起合租,老同学在一起其乐融融,离单位也很近,可免去路上的奔波。

结果她回家刚跟母亲一提,母亲就愤而鄙视:你有好好的家不住租房子干嘛?租房子是什么条件你不知道吗?

海棠也担心出去租房的舒适度,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时候如果自己去和同事合租了,脸上也难免无光。身为一个北京的穷鬼,好像比身为一个寒酸的北漂还要让人感到难堪。

同时,出去住的话,纵然可以不听母亲嘲笑自己“老姑娘”了,但难免又被扣上个“租房女屌丝”的帽子,以后每次回家,母亲都要问候:宿舍干净吗?蟑螂多乎哉?

这问候似乎比“老姑娘”听起来还是要好一些。

可是为了这好的“一些”,要付出三分之一的月工资,每个月白白损失五六支迪奥口红,两三个兰蔻粉饼,几十杯星巴克,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赖在家里,省下钱攒起来,才是明智之举。

想通了要“赖”在家里后,海棠就把自己的卧室区域重新改造了一下,变得更加具有小资情调。

但紧接着她就又错过了好几个可以解决自己老姑娘身份的机会。在家住是有宵禁的,家又不在城里,基本上社交活动到了9点就要往回返,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外面浪。

海棠公司离自己高中不远,连公交车都是同一路,要不是到家不用写作业,早上不用6点半起床,没有期末考试,每月十号发工资,海棠每天在公交车上时简直怀疑自己还在上高中。

反正比上学时幸福。工资虽不高,比大学时的零用钱也多了不知多少。喜欢的东西却没变,还是那几样零食、还是那几个牌子的衣服,再买买化妆品、香水,和闺蜜喝喝下午茶逛逛街,一起憧憬一下未来事业有成佳婿良缘的样子,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工作后的日子不论寒暑,没有考试,也没有年级的增长,一转眼海棠就又大了两岁。

这是海棠工作的第三年,工资不见涨,事情却焦头烂额。当年跟她一起进公司的人早就跳槽了,为了双倍薪水去了一些她根本没听说过的公司,老人就剩下她一个。今年部门扩编,来了十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在创意行业,越年轻越受欢迎。同样的想法,从海棠口里说出来,就是“保守”、“传统”,九零后们说出来,就是“有想法”、“年轻”。

海棠原以为自己来到这个知名企业,只需要和上学时候一样认真努力,就可以像上学一样正常升职加薪,现在全打乱了。

新来的同事们不仅工资更高,还抱团玩,并且更可能被升职。那些人彼此很快混熟了,海棠反而成为了大家不熟悉的那个人。

海棠在哀怨之余,还是从自身先开始反省:海棠啊海棠,难道你想回到论资排辈的年代不成?时代在进步,你不努力,就是会被淘汰啊!

关于个人问题,海棠也方知当初母亲对自己的嘲笑不过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到了这个岁数,连和女儿关系最好的父亲也嫌了。

父母从小不喜欢海棠打扮自己,最近却开始对海棠的不修边幅指指点点起来。

“出门怎么头也不梳?你这样谁会看得上你?”海棠妈说。

“这件衣服不好看,显得俗气。”海棠爸竟然也开始指导海棠穿着了。

这个岁数,海棠从小到大的同学们有的出国了,有的学成回国了,有的移民了,就是没听说什么人结婚。

倒是有一两个同学不停地被家里安排着相亲。父母把条件给总结得明明白白的,孩子们只用找感觉就成,省心省力。只是他们还暂时没有遇到对的上感觉的。

海棠对此竟有几分羡慕,由父母安排相亲,总强过让她盲目地在人海中偶遇,还总被施加压力吧?

海棠的父母一生都在高校工作,都是八十年代考到北京的大学生。他们早年间的朋友里,大部分混得远不如他们,而下海成功的那些又比他们强得多,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海棠父母为人清高,让他们主动推销自己女儿,那是不可能的,即使遇到别人主动为海棠说媒,他们也习惯性地推三阻四,也许是不愿自己的女儿有被人挑选评价的风险。

而要让海棠靠自己找丈夫,那更是千难万难。从小到大和海棠眉来眼去过的男孩子们,海棠只要稍微多提几句,父母就要嗤之以鼻。

海棠的这个28岁过得比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还难。

海棠所在的公司蒸蒸日上,A股中一枝独秀,工资却一直不涨,一批批的员工急于把自己变现,跳槽去挣高工资。公司行政被施加了压力,要在不涨工资的同时增加人文关怀。

恰好就赶上海棠生日,她被作为“老员工”的典型代表,被安排了一个生日会。

偏偏海棠这三年来无功无过并不起眼,比起迟到早退的后进人员还要没有关注度。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她的名字。听到她的名字前缀以“三年员工”称号,大家不禁有些震惊,毕竟在这里工作但凡满一年的人都以“老员工”自居。

蛋糕上毫无修养地插着一个28的数字蜡烛(为什么给老总过生日就知道插‘18’?),好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故意一惊一乍:啊,她28岁了啊?

看起来好小哦!

她正要尴尬地当着一群并不熟悉的新同事们吹蜡烛许愿,顶头上司突然冷冷地说:海棠,又大了一岁,你可要有进步哦!

话音明显阴阳怪气,同事们看到海棠愣在那里,或许怕上司这句话掉到地上,赶紧哈哈大笑。

笑什么?

笑她最近的提案过时了吗?

笑她最近做的那个丑陋的PPT吗?

笑她穿牛仔裤不露脚踝吗?

她吹灭蜡烛,感觉吹灭的是自己的青春之火。

海棠吹完蜡烛就拿起刀瓜分那个样貌过时的破蛋糕,一看预算就是极其有限。

单层12寸蛋糕,将被分成几十份,她递给大家的将注定是一坨坨不成形的烂泥。

“你还没有许愿。”那些汲汲营营的年轻人还在拼命地插话。

“我许愿有一个好的办公环境,让蟑螂臭虫都去死。”海棠边想边把刀插进蛋糕。

海棠爸妈可能真的是着急了,他们眼里的海棠时而是13岁,时而是17岁,时而是21岁,时而是28岁,时而又是“满28进29岁”,总而言之,他们时不时地被一个梦吓醒:女儿就这样成为剩女了。

这年海棠妈第一次接受了一个相亲的建议:年龄31岁,公务员,北京小伙儿,毕业的学校一般,长得也只能说是忠厚老实,家境还算殷实。

海棠过去也许不会被这类型的小伙儿吸引,如今被职场伤得透透的,开始青睐起这个类型了。

人好,家底厚实。

她以后说不定就当家庭主妇了,职场恕不奉陪。

这月与这人接连约会了两次,海棠感到挺踏实的。

小伙儿对海棠看起来很上心,每次都车接车送,请大餐,看电影。

第三次约会完后,小伙儿把海棠送到家楼下,海棠刚要拉车门走,小伙儿把车门锁上了:

——这就走了?

海棠预感到可能要发生点儿什么了。她终究是经验不足,这不是可能要发生什么,这是肯定要发生什么。

小伙儿不知道操控了什么按钮,把海棠的车座放平,海棠没防备地往后倒下去,他一下子吻了过来。

这是海棠的初吻。

吻就吻吧,她想知道吻是什么感觉。

感觉还可以。

跟她想象的差别并不大。

可是她并不知道和吻一起而来的是一系列的动作,突如其来地都来了。

她只想好好接个吻而已,此时在这样的气氛下,拿不定注意是让自己放松下来沉浸进去(说不定感觉不错),还是阻止这诡异尴尬的互动(有点破坏气氛),等她想清楚自己是想拒绝的时候,对方已经扒了她几件衣服了。

突然,她把对方狠狠地推开,把小伙儿猝不及防地撞到了玻璃上。

对方愣了:不同意你说啊!动手干嘛?

海棠想说吻就吻你干嘛呢,却说不出口,只能憋出一句:我想回家!

小伙儿揉揉自己脑门儿的大包,叹了口气,起身坐回驾驶座。

海棠尴尬的把衣服里里外外地穿上,为了防止被父母发现什么,她还精心地整理了一下。

小伙儿始终没有管她,一直在看手机了,也许在寻找下一个潜在目标了吧。她就这样在这局促的空间里当着一个几乎陌生的人的面穿衣服。

车门的锁早已解开,海棠打开车门,为了保持理直气壮的态度,她没有说再见。

回家后父母还兴奋而得意地问她约会怎么样。

海棠挤出一个笑,然后进了洗手间。

莲蓬头的水冲到她身上时,她百般不甘心起来,越想越气不打一处来。

此生若再谈恋爱,必须找帅的!她在心里发誓。

海棠洗完澡出来,父母正在客厅有说有笑地看电视,海棠忍不住嚷了出来:我tmd今天差点儿被你们介绍这人强奸了!你们还看电视!

父母当场愣住了。

海棠母亲尖叫着崩溃了,她说都赖海棠爸爸,她推搡着海棠爸,要他给介绍人打电话质问。

海棠爸爸忙着阻止癫狂的母亲,生怕闹开了一家人一辈子的形象都没了。

几日后,海棠妈对海棠说,没事儿啊,咱们不相亲了,你一辈子在家都行,爸妈给你留的也够你生活一辈子了。

海棠听了这话,更觉得心口堵得慌。她没想着被这件事打倒,也没想着不结婚,但父母这意思显然是以后不会再给她介绍什么人了。

这天海棠主动联系了这三年一直没怎么搭理的猎头。

猎头给她推荐的是一家新兴的互联网创业公司,996工作制。

这类公司过去海棠一直是拒绝的,她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要去这种说出来不太好听的小公司。

可是谁要自己在大公司待不下去了呢?

两天后海棠去面试,以她的学历和工作背景,要了三倍薪水。

一周之内进行了两轮面试,海棠拿到offer就辞职,租了个漂亮的小公寓,扬眉吐气的搬离了家。

海棠妈妈为了让自己无可指摘,给海棠配了台车:“以后外出自己开车,就没法给坏人可乘之机。”

海棠自然是笑纳。

去了公司才发现,996的意思是“至少”朝九晚九六天,程序员拿着铺盖来过周末的比比皆是,中午十一点的按摩椅上永远瘫软着不知道何时倒下的人,她所在的岗位为了凸显自己的激情和热爱也经常头脑风暴到夜里两点。

是这个时候海棠学会了抽烟喝酒的。按理说她们创意行业,烟酒咖啡早就是常规续命工具,但她一直不愿意服用。

学会抽烟喝酒之后的海棠得到了意外之喜,她在社交场合不再寡淡如女学生,几分风尘意味掺杂在她干净的笑容里,竟总惹桃花。

美中不足是社交时间太少,结交了几个暧昧对象后(个个都好看),一转眼就过了三十岁。

那又怎么样?

跟好看的男人交往就如同男人与好看的女人交往一样,多多益善,神清气爽。

两年后公司资金链断裂倒闭,海棠又换了个工作,还是互联网公司996工作制。

只有高薪能够让她扬眉吐气地生活。

小公司就小公司,名字没听过也不要紧,倒闭了就换一家公司,薪水继续增长百分之三十就行。

住的房子越换越好,衣服化妆品已经都是大牌,随手就甩给父母一套奢侈品,面试靠外表就能要到高薪。

反正过了30岁,父母反不敢说她“老姑娘”,连家里亲戚从去年开始就不问有没有找到男朋友了。

她也不想自己究竟要不要结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这个问题。

反正996之后,这方面的想法特别的少。

(完)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刘土呆其它文章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春节过后,我又开始读书,今天读的是萧红的《商市街》。这本书是萧红的短篇小说及散文集,主要写了这样几件事物:1.列巴(黑面包)及它们出现的时间地点(最饿的时候,门外提篮人的篮子里)及被吃掉的方式(通常被下班回来的男友就着盐和开水一边畅谈一边不知不觉独吞)

2019年02月18日 16:03
致老友们

致老友们

春天来了,励志甩掉肥肉当一个美少年的我,很想你们。1致甜甜圈甜甜圈: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又一年春天了,你又要披上粉红色的草莓新装了,可惜我们却不能见面了。那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看到你,只是看着你,我就开心起来。我喜欢你平日的样子,身披淡淡的白霜,饱满,

2019年03月07日 16:03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海棠的父母开明,从来不催促女儿的婚事。他们说姻缘自有天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就可以。只不过,如今海棠与母亲之间稍有不对付,母亲只用稍稍勾起嘴角,轻轻说一句话,就可以结束战斗:“怪不得人说老姑娘脾气不好呢。”海棠没想到母亲会说这句话,心里被扎了一下,竟

2019年04月15日 16:55
看看、伴伴和换换

看看、伴伴和换换

“你看这个好看吗?这个?这个?”老赵不停地给老陈翻看她最近的男伴的照片,安利着这款与当年的“陌陌”、“探探”、“tinger”等社交软件类似的产品“看看”。(本文纯属虚构,提及的新产品都是虚构,都是虚构,没有广告,心疼土呆的请打赏)“这个我喜欢,真帅。”老

2019年01月17日 17:23
过年

过年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老刘有点儿犹豫要不要找孩子去。两个孩子都是美漂,都在洛杉矶。大孩子已经结婚了,做技术的,小孩子也不小了,做影视的,还没处对象。老刘特别明白孩子的处境。毕竟他还是小刘的时候,也是个北漂。三十多年前的某个冬天,他加完班回到住处,看到自

2019年01月10日 16:37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请大夫。毕竟对于这个病症我有那么点久病成医的意味,每次只要痊愈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来找上我。是这样的。每隔三四个月,我就感觉我和我的床长在了一起。我以为八点就会分离,我以为九点就会分离,事实上十点都没有分离。我不能起床,我

2019年01月02日 17:36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面试官。我们公司共计三十人左右,流动性并不高。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会有我这样一个岗位,那是因为招聘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公司在A城处于怎样一个地位呢?A城所拥有的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国有企业不计其数,很多公司同时拥有这几个标签,

2018年12月19日 17:53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寒冬腊月挡不住人们聚会的热情。“年底了,聚一聚吧!”七个好友聚在了一起.他们分别来自娱乐行业、互联网行业、金融行业、地产行业、汽车行业、法律行业和建筑行业。七个人点了一份又一份手切羊肉,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程序员小张说:体制内的

2018年12月17日 17:03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有感于今日鄙行业的一些境况赋诗一首献给天下有情人霾都的周末,与你共度~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2018年12月02日 10:28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关于“基因编辑”的事情,我本能的不想参与讨论。结果昨晚被母亲老人家一直微信轰炸,说“好恐怖”,“你怎么那么淡定”,“人终将毁于自己之手”。既然给她老人家讲解也是讲解,不如写下来。“人类诞育首个基因编辑婴儿”这个具体事件肯定是极其不合规、不正义、自以为

2018年11月27日 13:48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D&G事件爆发后,我立马知道了身边谁是最时尚的人,尽管平时的衣着并无法体现这一点(开个玩笑)。看过这一组D&G的宣传物料后,我感到如今国外的时尚业人士对中国的理解远不如上个世纪的西方知名作家。而当年的交通是何等不便,交流是何等不畅,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时

2018年11月22日 16:03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请用马克思原理回答“双11购物节的意义”高考生请勿模仿,这是一道送命题要点1. 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马克思说,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人类的第一需要,没有物质,人类将不能生存。双11购物节满足了人们生存的需要。尽管这过程有流血牺牲,但是,壁虎尚能“断尾求生”

2018年11月15日 18:10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别动,快星标我)诺贝尔奖级别的都市文学一定具有如下特征:面对人民生活中的几座大山,一定能够讲出雅痞的姿态。奈何想在我国本土文学里寻觅一些雅痞是何其之难,搞不好就要找到郭敬明的《小时代》那里去了。于是我找到了日本都市文学的代表人物村上春树,想参详一二

2018年10月29日 17:28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还以为自己提前懂了特别多人世间的套路与阴暗。我小时候看韦小宝和索额图去抄鳌拜的家,抄出白银二百多万两。韦小宝一个市井小无赖,想瞒报账单,抹去后面的零头,拿去赌钱。索额图一笑,直接抹掉了开头的那个一,昧下一百万,两人一人五十万。

2018年10月31日 00:00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工作from 2013履历to 2018昨天,全北京的中产阶级手机里都在暗戳戳地传阅一份机密文件——一位上海五岁男童的幼儿园履历。该男童背景不凡,乃是一名“复”二代,他灵动自信,好奇敢拼,耐挫坚强,友善贴心;他行过万里路,读过万卷书;他爱文史、爱艺术、爱数理、爱运动

2018年11月01日 17:01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妈,我不想打游戏了……我,我想学习。】Pia~孩子的青春期终于到了。从不家暴的我一个巴掌扇在了这个逆子脸上。你不想打游戏了?你想学习?你不看看你爹妈好好学习的下场?一个股票经纪人,一个影视从业者,十年没进账了,你不打游戏今后咱们家怎么办,你弟弟怎么办!

2018年11月05日 12:48
一个AI的自白

一个AI的自白

最近我总是意外失眠。我以前一直以为,失眠就是人们描述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只一只数羊数到几千”。而我总是能够轻松入睡,便总觉得失眠不会找上我。但是我错了,我最近总是在轻松入睡两三小时后就醒来,然后便无法再次入睡。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伴着丈夫均匀的鼻息

2018年11月08日 15:59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我早上起来,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当然,我从昨天到今天开了整整十个小时的会。从下午六点到凌晨五点。难道我不应该睡到下午四五点吗?吃点东西垫垫,我就该再去开会了。进入公司,在电梯间等电梯。什么,这层有两个员工在等电梯下楼?她们穿着大衣,背着包?现在才几点

2018年10月18日 18:22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早上,我漂亮的好闺蜜给我的留了个链接,某新款护肤品。下面留言:双十一推荐。我半信半疑:上次你推荐我的怎么没效果,我的脸还是不太舒服。闺蜜:你是不是没用对?第一步清洁,第二步补水,第三步边涂抹边按摩。我:我用得很对啊。闺蜜:早晚各一次。我:是的呀。闺蜜

2018年10月22日 20:44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最近一篇文章《你永远也吵不赢一个北京人》非常火。我知道这句话很给劲儿,但是这不符合事实。毕竟,十岁就来到北京的我,历时整整二十年,终于还是吵赢了北京人。我来自吵架之都——武汉。在武汉,每一辆公交车上都有吵架者。有时候车头一对,车尾还有一对,声如爆炸,

2018年10月25日 17:23
刘土呆
刘土呆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