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18日 16:03    来源:刘土呆    手机版我要报错

春节过后,我又开始读书,今天读的是萧红的《商市街》。

这本书是萧红的短篇小说及散文集,主要写了这样几件事物:

1.列巴(黑面包)及它们出现的时间地点(最饿的时候,门外提篮人的篮子里)及被吃掉的方式(通常被下班回来的男友就着盐和开水一边畅谈一边不知不觉独吞)。

2.热开水,通常和刷牙缸一起出现,是旅馆免费供应的,用刷牙缸打来喝着取暖。女作者也不想用刷牙缸打开水喝,但若非如此,就要同意男友用脸盆接水喝的建议了。

3.钱,重点描述了半角、一角、五角、一元的钱分别能买什么东西:几片猪头肉或一个列巴圈;一个黑面包;旅馆租被褥一天;买菜、米、十个大包子、打发乞丐。

描述了以何种方式获得这些钱。靠赚取工资(女作家无业,男作家靠教人打拳)总是不够用的。一般“借”和“当”的方式能够获得最多,一次就能获得一元以上的钱。

以及重点描述了以下几种感受,主要是:冷、饿、穷

三种感受不分彼此交替出现。饿而思列巴,思列巴而觉穷,穷而盼男友带回面包,男友回家却只带回发腥的冷空气,冷而思木柈烧火,无木柈烧而又觉穷,穷则又去借钱、去当铺当钱,有了钱生了火,吃了面包,暖了、饱了,正露出笑容,看到钱又没了。

……

新年读《商市街》,本是让自己忆苦思甜,看看别人如何苦,自己如何甜。可读着读着,我感到我哭了。她苦,我也苦。

是什么,让我有了与哈尔滨乱世里的欧罗巴旅馆女文青一样的心情?

大概是读到这一段的时候:

跑回房间,看一看窗子究竟落雪不?郎华是穿着昨晚潮湿的衣裳走的。一开窗,雪花便满窗倒倾下来。

……

他把裤口摆给我看,我甩手摸时,半截裤管又凉又硬。他抓住我的摸裤管的手说:“小孩子,饿坏了吧!”

我说:“不饿。”我怎能呢!为了追求食物,他的衣服都结冰了!

我就想到了昨晚我们的场景:

“糟了,我的绒衣不见得明早能干。”

我听了很担心,怕我老公明天穿着潮湿的衣服上班。

“我不是给你买了毛衣吗?”我赶紧翻出毛衣递给他。

“绿毛衣,怎么穿。”

“怎么,股市年后不是涨起来了吗,还不能穿?”

“哪能啊,周五又跌得很惨你可是不知道。”

“那怎么办?”我又努努力,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蓝毛衣。

他点了点头。这下好了!

我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永远只给我老公买红色的衣服。

为什么家里衣服这么少?

还不是赖烘干机。烘干机只要两个小时,就能让洗干净的衣服接着穿,穿上还有太阳的味道。

于是放松了警惕,家里很多衣服都没有备用的了,浴巾只有一条,秋衣只有一套,还浑然不觉。

可是有时候衣服洗迟了,烘干机如果还烘着,就要吵得睡不着觉,只能把烘干机停了。

为什么有烘干机呢,因为房子没有阳台。

为什么没有阳台?

“没阳台好,没阳台值。一个阳台要几十万,一台烘干机才几千块。真值。”

我们就这样欢天喜地地买了没阳台的房子。

大概是读到这样一段的时候:

我躺下也是用手指抚来抚去,床单有突起的花纹,并且白得有些闪我的眼睛,心想,不错的,自己正是没有床单。我心想的话她却说出了!

“我想我们是要睡空床板的,现在连枕头也有。”说着,他拍打我枕在头下的枕头。

“咯咯——”有人大门,进来一个高大的俄国女茶房,身后又进来一个中国茶房:

“也租铺盖吗?”

“租的。”

“五角钱一天。”

“不租。”“不租。”我也说不租,郎华也说不租。

那女人动手去收拾:软枕,床单,就连桌布她也从桌子扯下去……

我不禁想起我们搬来时。

地下停车场车位充足,人车分离。

幸福得要转圈圈。

物业:“停车费一月900,现在还有空位,晚了就没有了,租吗?”

“不租。”“不租。”

我们是多么心有灵犀。

我的车,就这样被留在了城外……

做人不能太贪婪,我告诉自己。

我又读到了以下这些字句。

“二十元钱使他成为了一名家庭教师。”(《家庭教师》)

“即使不开门,我也好像嗅到了麦香。对面包,我害怕起来,不是我想吃面包,怕是面包要吞了我。”(《提篮者》)

“芹在大牌上涂了一块白色,现在她该用红色了。走到颜料罐子的堆里去寻,肩上披着两条发辫。

……

‘努力地抹着自己的血吧!’

……

‘我决不能涂抹自己的血!……每月二十元。’

‘我决不能涂抹自己的血,我不忍心呀!……二十元。’

……

脑壳里的二十元,就像一架压榨机一样,一发动起来,不管自己的血、人家的血,就一起地从她的笔尖滴落到大牌子上面。”(《广告副手》)

我凝视着这些文字。

人生的前26年,我上进、好学,有理想有抱负。

走入社会之后,我常感到不是我用掉了时间与心血,而是时间与心血用尽了我。不是我在梦想着吃什么喝什么什么,是梦想吃掉喝掉了我。不是我得到了工资,而是工资耗废了我。不是我上班,而是班上着我。不是我干活儿,而是活儿干着我。

今天我本要忆苦思甜的,可读着这些字句,我陷入了深深的狼狈之中。

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

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刘土呆其它文章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春节过后,我又开始读书,今天读的是萧红的《商市街》。这本书是萧红的短篇小说及散文集,主要写了这样几件事物:1.列巴(黑面包)及它们出现的时间地点(最饿的时候,门外提篮人的篮子里)及被吃掉的方式(通常被下班回来的男友就着盐和开水一边畅谈一边不知不觉独吞)

2019年02月18日 16:03
致老友们

致老友们

春天来了,励志甩掉肥肉当一个美少年的我,很想你们。1致甜甜圈甜甜圈: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又一年春天了,你又要披上粉红色的草莓新装了,可惜我们却不能见面了。那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看到你,只是看着你,我就开心起来。我喜欢你平日的样子,身披淡淡的白霜,饱满,

2019年03月07日 16:03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海棠的父母开明,从来不催促女儿的婚事。他们说姻缘自有天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就可以。只不过,如今海棠与母亲之间稍有不对付,母亲只用稍稍勾起嘴角,轻轻说一句话,就可以结束战斗:“怪不得人说老姑娘脾气不好呢。”海棠没想到母亲会说这句话,心里被扎了一下,竟

2019年04月15日 16:55
看看、伴伴和换换

看看、伴伴和换换

“你看这个好看吗?这个?这个?”老赵不停地给老陈翻看她最近的男伴的照片,安利着这款与当年的“陌陌”、“探探”、“tinger”等社交软件类似的产品“看看”。(本文纯属虚构,提及的新产品都是虚构,都是虚构,没有广告,心疼土呆的请打赏)“这个我喜欢,真帅。”老

2019年01月17日 17:23
过年

过年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老刘有点儿犹豫要不要找孩子去。两个孩子都是美漂,都在洛杉矶。大孩子已经结婚了,做技术的,小孩子也不小了,做影视的,还没处对象。老刘特别明白孩子的处境。毕竟他还是小刘的时候,也是个北漂。三十多年前的某个冬天,他加完班回到住处,看到自

2019年01月10日 16:37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请大夫。毕竟对于这个病症我有那么点久病成医的意味,每次只要痊愈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来找上我。是这样的。每隔三四个月,我就感觉我和我的床长在了一起。我以为八点就会分离,我以为九点就会分离,事实上十点都没有分离。我不能起床,我

2019年01月02日 17:36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面试官。我们公司共计三十人左右,流动性并不高。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会有我这样一个岗位,那是因为招聘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公司在A城处于怎样一个地位呢?A城所拥有的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国有企业不计其数,很多公司同时拥有这几个标签,

2018年12月19日 17:53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寒冬腊月挡不住人们聚会的热情。“年底了,聚一聚吧!”七个好友聚在了一起.他们分别来自娱乐行业、互联网行业、金融行业、地产行业、汽车行业、法律行业和建筑行业。七个人点了一份又一份手切羊肉,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程序员小张说:体制内的

2018年12月17日 17:03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有感于今日鄙行业的一些境况赋诗一首献给天下有情人霾都的周末,与你共度~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2018年12月02日 10:28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关于“基因编辑”的事情,我本能的不想参与讨论。结果昨晚被母亲老人家一直微信轰炸,说“好恐怖”,“你怎么那么淡定”,“人终将毁于自己之手”。既然给她老人家讲解也是讲解,不如写下来。“人类诞育首个基因编辑婴儿”这个具体事件肯定是极其不合规、不正义、自以为

2018年11月27日 13:48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D&G事件爆发后,我立马知道了身边谁是最时尚的人,尽管平时的衣着并无法体现这一点(开个玩笑)。看过这一组D&G的宣传物料后,我感到如今国外的时尚业人士对中国的理解远不如上个世纪的西方知名作家。而当年的交通是何等不便,交流是何等不畅,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时

2018年11月22日 16:03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请用马克思原理回答“双11购物节的意义”高考生请勿模仿,这是一道送命题要点1. 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马克思说,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人类的第一需要,没有物质,人类将不能生存。双11购物节满足了人们生存的需要。尽管这过程有流血牺牲,但是,壁虎尚能“断尾求生”

2018年11月15日 18:10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别动,快星标我)诺贝尔奖级别的都市文学一定具有如下特征:面对人民生活中的几座大山,一定能够讲出雅痞的姿态。奈何想在我国本土文学里寻觅一些雅痞是何其之难,搞不好就要找到郭敬明的《小时代》那里去了。于是我找到了日本都市文学的代表人物村上春树,想参详一二

2018年10月29日 17:28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还以为自己提前懂了特别多人世间的套路与阴暗。我小时候看韦小宝和索额图去抄鳌拜的家,抄出白银二百多万两。韦小宝一个市井小无赖,想瞒报账单,抹去后面的零头,拿去赌钱。索额图一笑,直接抹掉了开头的那个一,昧下一百万,两人一人五十万。

2018年10月31日 00:00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工作from 2013履历to 2018昨天,全北京的中产阶级手机里都在暗戳戳地传阅一份机密文件——一位上海五岁男童的幼儿园履历。该男童背景不凡,乃是一名“复”二代,他灵动自信,好奇敢拼,耐挫坚强,友善贴心;他行过万里路,读过万卷书;他爱文史、爱艺术、爱数理、爱运动

2018年11月01日 17:01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妈,我不想打游戏了……我,我想学习。】Pia~孩子的青春期终于到了。从不家暴的我一个巴掌扇在了这个逆子脸上。你不想打游戏了?你想学习?你不看看你爹妈好好学习的下场?一个股票经纪人,一个影视从业者,十年没进账了,你不打游戏今后咱们家怎么办,你弟弟怎么办!

2018年11月05日 12:48
一个AI的自白

一个AI的自白

最近我总是意外失眠。我以前一直以为,失眠就是人们描述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只一只数羊数到几千”。而我总是能够轻松入睡,便总觉得失眠不会找上我。但是我错了,我最近总是在轻松入睡两三小时后就醒来,然后便无法再次入睡。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伴着丈夫均匀的鼻息

2018年11月08日 15:59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我早上起来,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当然,我从昨天到今天开了整整十个小时的会。从下午六点到凌晨五点。难道我不应该睡到下午四五点吗?吃点东西垫垫,我就该再去开会了。进入公司,在电梯间等电梯。什么,这层有两个员工在等电梯下楼?她们穿着大衣,背着包?现在才几点

2018年10月18日 18:22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早上,我漂亮的好闺蜜给我的留了个链接,某新款护肤品。下面留言:双十一推荐。我半信半疑:上次你推荐我的怎么没效果,我的脸还是不太舒服。闺蜜:你是不是没用对?第一步清洁,第二步补水,第三步边涂抹边按摩。我:我用得很对啊。闺蜜:早晚各一次。我:是的呀。闺蜜

2018年10月22日 20:44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最近一篇文章《你永远也吵不赢一个北京人》非常火。我知道这句话很给劲儿,但是这不符合事实。毕竟,十岁就来到北京的我,历时整整二十年,终于还是吵赢了北京人。我来自吵架之都——武汉。在武汉,每一辆公交车上都有吵架者。有时候车头一对,车尾还有一对,声如爆炸,

2018年10月25日 17:23
刘土呆
刘土呆

最新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