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伴伴和换换

更新时间:2019年01月17日 17:23    来源:刘土呆    手机版我要报错

“你看这个好看吗?这个?这个?”老赵不停地给老陈翻看她最近的男伴的照片,安利着这款与当年的“陌陌”、“探探”、“tinger”等社交软件类似的产品“看看”。

(本文纯属虚构,提及的新产品都是虚构,都是虚构,没有广告,心疼土呆的请打赏)

“这个我喜欢,真帅。”老赵一脸花痴地凝望着一个一头脏辫儿的纹身男青年的照片。

老陈已经结婚了,但还是心不在焉地瞟了一眼,我擦,还真帅。

老陈:你们见了吗?

老赵:没有。这款软件正如其名,只能够“看看”。必须信用值都达到1500分以上,并且互相点过“喜欢”的两个人,才会收到系统发送的一个约会时间地点。你收到后可以去,也可以不去。不去会降低信用值。约会地点也挺随机的,有王府井步行街第五个路灯下,也有中关村步行街北口的这种。我上回有一姐们儿,俩人还都跑特别远,在八达岭长城脚下见上了,这种远的地方去一次信用值能涨到5000。不过他俩估计用不上了,他们要结婚了。

老陈:你积分多少了?

老赵:我才积到300分,还只能“看看”。

老陈:那差得可有点儿远。

老赵又翻出来一个软件:不怕,我还可以用这个——“伴伴”!

她打开了另一个软件,手机上出现一个简洁的页面,她的头像框外面围了一圈需求框,有逛街、吃饭、娱乐、学习、通行、旅游等等,每个框里都有不同的“陪伴者”,有几栏还显示了几个候选人,可以滑动更换。

老赵介绍道:这个软件很有效率,它不仅细分了你日常生活不同的需要陪伴的场景,还把里面的用户分成了各种类型,比如运动男、高富帅、摇滚男、禁欲系等等,你可以搜索到你需要的类型陪你做相应的事情。我有一个男伴,是“艺术家+肌肉男”,我其实想让他当我男朋友,可他只选了我一起听音乐会,我们每次见面都是一起听交响音乐会,我真心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选我这么一朋克女去听交响,但是没办法我太喜欢他了,我现在都对交响乐如数家珍了。

老陈:你下次试试音乐会结束后扑倒他。

老赵:不行,必须尊重游戏规则,让干嘛就是干嘛。否则被举报了就要扣好几千信用分。上回有一个男的,我们约定一起吃火锅,一起吃了半年都挺好的,结果他有一次吃完火锅非要跟我开房,我觉得他很不尊重规则,就把他举报了。

老陈忍不住笑了。

老赵:这款软件其实也很多已婚的人在用。我见过一个男的,特别擅长给女人挑衣服,好多已婚女人约他当逛街伴侣。

老陈知道她在安利自己使用这个软件,于是礼貌性地笑笑说:这个可以有。

但她心里还是觉得,除非约一个高材生给自己那傻儿子讲题,否则万万没必要浪费这闲工夫。

老赵:你结婚太早咯。你看我现在,干什么都不仅有人陪,还都是大帅哥陪。看展览有人,去livehouse有人,蹦迪有人,旅游有人,吃火锅有人,看电影有人,一起上下班有人,就连上周末加班我现在都找了个人,他给我带了超好喝的酒还一直帮我改PPT!感谢“伴伴”,我的生活现在被又好又帅的男人包围了。

老陈:你别说了,我想打你。

老赵:你也别羡慕我,我看你老公对你就挺好的。我的这些帅哥伴侣虽帅,但他们都不属于我一个人。有个和我一起看演出的帅哥,我们玩儿了四个月了一直挺好的,结果他突然就把我换掉了。不过也没什么,有时候我也换人。反正现在就是一个共享的时代。

老陈表示认同。

老陈看似一副传统的样子,但由于一直在泛互联网行业工作,实则比老赵更清楚,A城早已经沦为共享经济的重灾区。

小黄车这产品虽然一出生就夭折了,但千千万万个共享产品还在等着在方方面面都喜新厌旧却又没有空间或金钱去独自拥有的骚动的A城人。

老陈和丈夫老刘已结婚七年,育有一子一女,这些年他们就在一种莫名的骚动下经常使用一款共享产品:换换。

——别想歪了。

A城人对于家居环境的要求是很高的,因为A城里面的建筑外观大多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马路上乌烟瘴气交通拥堵,把室内布置得如梦如幻就成了市民们的普遍追求。

不过家庭的风格难以兼具,比如选择了日式装修就没办法拥有一个工业风的吧台。更重要的是,一个家庭往往会形成一种固定的姿势、关系和气场,久而久之人们在其中就好像生病一样,自己还不觉得。

“换换”就是帮大家经常换换家居环境和生活方式的平台。这个平台对于用户的硬性要求还挺高的,只有把自己的家装修得别具特色,内涵也别具一格的家庭才能够成为会员,参加交换。

不少人为了能够使用“换换”而提高了自己装修的预算,但都没能够成为会员。

老刘和老陈却非常幸运。他们自知二人在艺术修养上比较欠缺,于是剑走偏锋,采用了一种神奇的自然风——每一件家具都是自然材质的,要么是实木,石材的,要么是纯棉的。家里还种养了不少纯天然的农作物。在老陈家的厨房,不仅有供蔬菜生长的温室,还有四只用于下蛋的母鸡,为四个家人每天提供四个鸡蛋。母鸡永远都不会用来吃掉,总是养到为她养老送终为止。在合适的时候,他们还会为母鸡配种,用专门的孵蛋器孵出一窝新鲜的小鸡。

这个蠢萌的家就这样被纳入了“换换”平台,还颇受用户欢迎。和老刘家交换的家庭在硬件设施上其实都远远超过了老刘家,这每每都让老刘一家四口高呼“太有范儿了,太值了”。他们入住过的有“品酒爱好者”之家,主人专门敞开了一个酒柜给他们随意品尝;有“服装收集者”之家,家里有一个大型衣帽间不说,还开放了三分之一的衣橱让老刘一家男女老少试穿;有“电影爱好者”之家,一进去的时候起先只是觉得有些复古,马上就会发现屋内充斥着各种电影的典故,如教父同款扶手椅,情书同款笔记本,末代皇帝同款自行车等等……

这种超值的交换让老刘一家乐此不疲。

与老赵聊过之后,老陈又心痒了。

以往他们用“换换”的时候都是小长假期间,这次不年不节的,她就突然想换房子住了。

她花了好大精力才说服老刘在这个周末来一次“搬家”。

平台上可以供选择的家庭不多,时间有限,老陈就选择了一款离自己家比较近的公寓。

一家人带上过周末的家当,向“新家”出发了。

他们和以往一样满心期待,想通过短短时日收获一种不一样的人生,结果眼前这个家非常的普通。

普普通通的玄关柜,普普通通的一桌四椅,普普通通的转角沙发,普普通通的装饰画。

除了浴缸里按照老陈的特别要求放了海洋球之外,什么特色都没有。

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老刘和老陈心想。

他们开始像解谜一样打量这个家:说不定这些家具都是乐高拼的呢?或者地板是巧克力做的?

儿子起初还觉得进行这种推理很有意思,但他在整个屋子里来来回回翻腾了三遍后,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特色,就离开了父母身边,沉默不语地躺在沙发上。

老刘和老陈还在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研究这个家。

“你看,男主人的衣服都是穿了两三年的,基本上都是优衣库的衣服,还有一套名牌西服。女主人的衣服以衬衫西裤居多,有一些丝巾,丝巾都是蓝色和灰色的。”

“小主人的房间挂了两幅老旧的风景画:杭州西湖和颐和园十七孔桥。天哪,怎么会有小孩往自己墙上挂风景画?肯定是父母挂完了他也懒得布置。”

“会不会是八十年代老干部怀旧风?”

“可是只有这两幅风景画是那个年代的。”

“这些桌椅是大师经典设计吗?”

“并不是,那凳子咱家楼下超市就有卖的。”

老刘老陈已经探讨了两个小时。

儿子已经打开书包,把作业铺到桌上开始写作业了。在他看来思考这个无解的问题还不如写作业来得轻松。

老陈和老刘无奈之下也只好打开电视,电视还是古老的有线电视,只能收到纪录片频道和新闻频道,他们昏昏欲睡地过了这个周末。

女儿则玩了两天海洋球。

周日快结束的时候,儿子突然惊讶地说:天哪,我一不小心把下周的功课都预习了而且做完了。

老陈听了气不打一出来:我要举报这个家,太无聊了,我儿子无聊的都把下周功课做完了。不公平,他们在我们家喂鸡,浇菜,吃新鲜鸡蛋,我们,我们却在这里看新闻频道,写作业!要不是我想出来一个“海洋球”的点子,妹妹也没过好这个周末!

回到家,按照惯例,家已经被恢复到和离开时完全一样了。

鸡在笼子里翩翩起舞欢迎主人们的归来。

儿子和女儿在原木地板上滚了几个来回:我们家可真好!

老赵和老刘凝望着这个生气盎然的家,也感到颇为自豪。

老刘:我悟了。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才发现原来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没有特色就是最大的特色。我们住那个家特色,就是极度的平凡。这样的平凡,就是返璞归真,同时,可以让任何人入住后回到自己家中,都能感到自己家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这种平凡,难道不伟大吗?

老陈想了想,差点儿被老刘带跑偏了。

老陈狠狠瞪了顿悟的老刘一眼: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得找他们评理,怎么也得补偿我5000积分!这样也值了,下回咱们就可以换别墅住住了!

一听别墅,老刘也就不高唱《平凡之路》了。

周一一早,开完早会后的摸鱼期间,老陈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致电“换换”平台:请问上周给我们分配的家到底有什么特色?他们家凭什么和我们家交换?

平台忙不迭地道歉,然后回去查系统,好半天之后又回了电话给老陈。

客服人员:陈女士您好,接到您的投诉我们万分歉意,但是,上回您入住的是非常高等级的特色房间,一般都需要特级会员才可以入住的。

这番套话让老陈的气已经顶到嗓子眼了,但还是尽量礼貌的:您告诉我,它的特色在哪儿?是平庸得有特色吗?

客服人员:噢当然不是,这家的特色在于它是一个状元府邸,入住这个房子的两任住户家的小孩分别考上了人大附和实验,所以这家的装饰风格就是适合孩子提高成绩的。很多人专门指明要入住这个房子,研究家具怎么样摆放能够帮助孩子提升学习能力。不知道您对这个解释是否满意。

老陈突然犹如五雷轰顶——这是真的,从来不主动写作业的儿子这回竟然是自己写完了作业,并且还预习了下周的功课!!!

她的灵魂都被击中了!

“老婆,问清楚那家的特色在哪儿了吗?我们是不是下次可以住别墅了?”老刘晚饭时不经意地问老陈。

老陈看着在一旁对着电视看动画片的儿子,和手拿iPad玩给公主换衣服游戏的女儿,邪魅一笑:“问到了。等下你就知道了。”

随着门铃清响,搬运工人已经到达老陈家门口。他们开始低价回收这个家所有的原木家具,棉麻制品,并开始铺上塑料地板,摆上状元府邸同款家具。

老刘感到心痛但是完全不敢阻止——老陈怕不是疯了吧?

家具换完,老陈拿起锤子,咣咣二十几下砸碎了所有正在孵化的鸡蛋,打开笼子,放鸡们自由,又拔起种的萝卜、蔬菜,拿刀切碎。

儿子和女儿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老陈看着能放各种动画片的电视,把心一横,用锤子一下子把屏幕砸成了两半。又一锤砸在了女儿的iPad上。

儿子哭了:我的小猪佩奇!

老陈:你从一岁半就看小猪佩奇,你现在都八岁半了,不可以再看了。

老刘吓得在一旁颤抖,这老陈该不是得了抑郁症了吧?

老陈转身看着老刘:你再等等就明白了。平凡?你花一千万都买不回这份平凡。别墅?十年内都别想去住了,我就住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说话间工人抬进来一台老旧的有线电视。

老陈对儿子说道:新电视在这里,我以后不管你了,你想看就随便看吧。

儿子打开新的电视,发现里面只有两个台:纪录片频道、新闻频道。

上个周六他对着这两个频道时的绝望心情就一下子袭上心头。

为了阻止这种绝望,他想起了上个周末他是如何有技巧地对抗这种致命的无聊的。

于是他走到书包前,拿起了自己的数学练习册。

老陈骄傲地看着老刘,嘴角含笑,一言不发。

老刘突然顿悟了,他紧紧地拥抱着老陈:就这儿,咱们再也不换了!

——他们在心里发誓,直到儿子,不,直到女儿高考前,他们将一直住在现在这个房子里,哪儿也不去了。

(完)

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

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刘土呆其它文章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我读《商市街》为什么哭了

春节过后,我又开始读书,今天读的是萧红的《商市街》。这本书是萧红的短篇小说及散文集,主要写了这样几件事物:1.列巴(黑面包)及它们出现的时间地点(最饿的时候,门外提篮人的篮子里)及被吃掉的方式(通常被下班回来的男友就着盐和开水一边畅谈一边不知不觉独吞)

2019年02月18日 16:03
致老友们

致老友们

春天来了,励志甩掉肥肉当一个美少年的我,很想你们。1致甜甜圈甜甜圈: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又一年春天了,你又要披上粉红色的草莓新装了,可惜我们却不能见面了。那时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看到你,只是看着你,我就开心起来。我喜欢你平日的样子,身披淡淡的白霜,饱满,

2019年03月07日 16:03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北京的996不相信眼泪

海棠的父母开明,从来不催促女儿的婚事。他们说姻缘自有天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就可以。只不过,如今海棠与母亲之间稍有不对付,母亲只用稍稍勾起嘴角,轻轻说一句话,就可以结束战斗:“怪不得人说老姑娘脾气不好呢。”海棠没想到母亲会说这句话,心里被扎了一下,竟

2019年04月15日 16:55
看看、伴伴和换换

看看、伴伴和换换

“你看这个好看吗?这个?这个?”老赵不停地给老陈翻看她最近的男伴的照片,安利着这款与当年的“陌陌”、“探探”、“tinger”等社交软件类似的产品“看看”。(本文纯属虚构,提及的新产品都是虚构,都是虚构,没有广告,心疼土呆的请打赏)“这个我喜欢,真帅。”老

2019年01月17日 17:23
过年

过年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老刘有点儿犹豫要不要找孩子去。两个孩子都是美漂,都在洛杉矶。大孩子已经结婚了,做技术的,小孩子也不小了,做影视的,还没处对象。老刘特别明白孩子的处境。毕竟他还是小刘的时候,也是个北漂。三十多年前的某个冬天,他加完班回到住处,看到自

2019年01月10日 16:37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不工作的智人,会有很多种死法

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请大夫。毕竟对于这个病症我有那么点久病成医的意味,每次只要痊愈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来找上我。是这样的。每隔三四个月,我就感觉我和我的床长在了一起。我以为八点就会分离,我以为九点就会分离,事实上十点都没有分离。我不能起床,我

2019年01月02日 17:36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再也不想当面试官了

我是一家小公司的首席面试官。我们公司共计三十人左右,流动性并不高。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会有我这样一个岗位,那是因为招聘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公司在A城处于怎样一个地位呢?A城所拥有的上市公司、世界500强企业、国有企业不计其数,很多公司同时拥有这几个标签,

2018年12月19日 17:53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

寒冬腊月挡不住人们聚会的热情。“年底了,聚一聚吧!”七个好友聚在了一起.他们分别来自娱乐行业、互联网行业、金融行业、地产行业、汽车行业、法律行业和建筑行业。七个人点了一份又一份手切羊肉,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谁能在2019过上好日子?”程序员小张说:体制内的

2018年12月17日 17:03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你永远无法对爱情征税

有感于今日鄙行业的一些境况赋诗一首献给天下有情人霾都的周末,与你共度~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2018年12月02日 10:28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我爱天地宇宙,可惜天地不仁,只回赠我客观规律

关于“基因编辑”的事情,我本能的不想参与讨论。结果昨晚被母亲老人家一直微信轰炸,说“好恐怖”,“你怎么那么淡定”,“人终将毁于自己之手”。既然给她老人家讲解也是讲解,不如写下来。“人类诞育首个基因编辑婴儿”这个具体事件肯定是极其不合规、不正义、自以为

2018年11月27日 13:48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跟厄普代克学拿筷子,跟杜拉斯一起爱中国男人一辈子

D&G事件爆发后,我立马知道了身边谁是最时尚的人,尽管平时的衣着并无法体现这一点(开个玩笑)。看过这一组D&G的宣传物料后,我感到如今国外的时尚业人士对中国的理解远不如上个世纪的西方知名作家。而当年的交通是何等不便,交流是何等不畅,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时

2018年11月22日 16:03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等快递的过程中答了一道高考政治题

请用马克思原理回答“双11购物节的意义”高考生请勿模仿,这是一道送命题要点1. 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马克思说,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人类的第一需要,没有物质,人类将不能生存。双11购物节满足了人们生存的需要。尽管这过程有流血牺牲,但是,壁虎尚能“断尾求生”

2018年11月15日 18:10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中产阶级如何优雅谈论房产、疾病、爱情与工作

(别动,快星标我)诺贝尔奖级别的都市文学一定具有如下特征:面对人民生活中的几座大山,一定能够讲出雅痞的姿态。奈何想在我国本土文学里寻觅一些雅痞是何其之难,搞不好就要找到郭敬明的《小时代》那里去了。于是我找到了日本都市文学的代表人物村上春树,想参详一二

2018年10月29日 17:28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直至我也成年

我看着成年人的童话长大,还以为自己提前懂了特别多人世间的套路与阴暗。我小时候看韦小宝和索额图去抄鳌拜的家,抄出白银二百多万两。韦小宝一个市井小无赖,想瞒报账单,抹去后面的零头,拿去赌钱。索额图一笑,直接抹掉了开头的那个一,昧下一百万,两人一人五十万。

2018年10月31日 00:00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怎样让你的幼儿园履历赢在起跑线上

工作from 2013履历to 2018昨天,全北京的中产阶级手机里都在暗戳戳地传阅一份机密文件——一位上海五岁男童的幼儿园履历。该男童背景不凡,乃是一名“复”二代,他灵动自信,好奇敢拼,耐挫坚强,友善贴心;他行过万里路,读过万卷书;他爱文史、爱艺术、爱数理、爱运动

2018年11月01日 17:01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我当年把大众软件都翻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妈,我不想打游戏了……我,我想学习。】Pia~孩子的青春期终于到了。从不家暴的我一个巴掌扇在了这个逆子脸上。你不想打游戏了?你想学习?你不看看你爹妈好好学习的下场?一个股票经纪人,一个影视从业者,十年没进账了,你不打游戏今后咱们家怎么办,你弟弟怎么办!

2018年11月05日 12:48
一个AI的自白

一个AI的自白

最近我总是意外失眠。我以前一直以为,失眠就是人们描述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只一只数羊数到几千”。而我总是能够轻松入睡,便总觉得失眠不会找上我。但是我错了,我最近总是在轻松入睡两三小时后就醒来,然后便无法再次入睡。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伴着丈夫均匀的鼻息

2018年11月08日 15:59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一位年薪四千万的好员工的一天

我早上起来,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当然,我从昨天到今天开了整整十个小时的会。从下午六点到凌晨五点。难道我不应该睡到下午四五点吗?吃点东西垫垫,我就该再去开会了。进入公司,在电梯间等电梯。什么,这层有两个员工在等电梯下楼?她们穿着大衣,背着包?现在才几点

2018年10月18日 18:22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双十一魔性剁手指南

早上,我漂亮的好闺蜜给我的留了个链接,某新款护肤品。下面留言:双十一推荐。我半信半疑:上次你推荐我的怎么没效果,我的脸还是不太舒服。闺蜜:你是不是没用对?第一步清洁,第二步补水,第三步边涂抹边按摩。我:我用得很对啊。闺蜜:早晚各一次。我:是的呀。闺蜜

2018年10月22日 20:44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于是我终于吵赢了北京人

最近一篇文章《你永远也吵不赢一个北京人》非常火。我知道这句话很给劲儿,但是这不符合事实。毕竟,十岁就来到北京的我,历时整整二十年,终于还是吵赢了北京人。我来自吵架之都——武汉。在武汉,每一辆公交车上都有吵架者。有时候车头一对,车尾还有一对,声如爆炸,

2018年10月25日 17:23
刘土呆
刘土呆

最新文章

更多>>